“《贪玩蓝月》之父”被捕 恺英飘摇

作者:admin发布时间: 2019-10-08浏览次数:

  “大家好,我系渣渣辉,和我一起来玩贪玩蓝月吧!”2017年,网页游戏《贪玩蓝月》的广告词洗脑了很多人,让张家辉和贪玩蓝月都成为了当之无愧的网红。

  6月12日晚间,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收到实控人王悦的《通知函》,王悦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经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批准,已被上海市公安局正式逮捕。

  在王悦被捕后,许多媒体以“贪玩蓝月公司实控人王悦被捕”为标题发布了相关新闻。6月13日,贪玩蓝月及贪玩游戏品牌拥有方江西贪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发布声明称,“贪玩蓝月实际控制人被逮捕”、“是江西贪玩母公司”等为不实新闻,恺英网络王悦并非贪玩蓝月实际控制人。

  那么恺英网络和《贪玩蓝月》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新金融记者了解到,事实是这样的:恺英网络收购了游戏开发商浙江盛和,并委托制作了《蓝月传奇》。而后又把联运权交给了江西贪玩信息公司,发行了《贪玩蓝月》。

  目前恺英网络主要以游戏业务为主,开发并运营了《摩天大楼》《蜀山传奇》《全民奇迹MU》《王者传奇》《敢达争锋对决》《战舰世界闪击战》《蓝月传奇》等多款游戏。

  2015年、2016年和2017年,恺英网络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3.4亿元、27.2亿元和31.3亿元,净利润达到6.5亿元、6.8亿元和16.1亿元。

  王悦并非是一个“没有故事的男同学”。他在游戏圈知名度颇高,和很多喜欢游戏的创始人不同,王悦并不迷恋游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曾多次表示自己“不懂游戏”。

  然而,“不懂游戏”的王悦,却凭借着鬣狗般敏锐的商业嗅觉,在不断追逐风口的过程中,在游戏行业里收获了丰厚的身家。

  2005年,王悦毕业就加入初创社交网站负责网络游戏业务。3年后,王悦辞职与冯显超一起创业,从小游戏开始,一步步构建自己的页游帝国。

  2010年,网络上“偷菜”盛行,王悦以此为灵感,打造出爆款游戏“楼1幢”,在国内外主要的SNS平台(校内、开心网等)相继上线年,王悦开始做页游,推出了《蜀山传奇》,随后又将《蓝月传奇》打造成话题不断的网红游戏。

  2015年,恺英网络以63亿元借壳泰亚股份登陆A股,王悦成为上市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

  2016年3月,王悦以70亿元的身家,与滴滴创始人程维一同入选“2016胡润全球富豪榜”,成为中国最年轻富豪。

  从上市开始,恺英网络便宣称将以“流量为王”为经营策略。实际上,从上市后几年的动作来看,直播、电竞、区块链……王悦毫不吝啬对“风口”的追逐。

  2018年7月30日,王悦向恺英网络递交书面辞职报告: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

  先辞去总经理,再卸任董事长,最后再退出董事会,半年多的时间里,王悦一步步退出了恺英网络管理层。

  这一年,恺英网络业绩也开始滑坡,2018全年录得营业收入22.83亿元,同比(较上年同期)减少27.13%,净利润为1.74亿元,同比减少89.17%,每股收益为0.08元。

  2019年3月18日,尽管王悦仍然当选恺英网络第四届董事会成员,但是这次董事会上,恺英网络的收购标的——浙江盛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浙江盛和”)CEO金锋代替王悦,当选董事长。

  2019年3月25日,恺英网络收到了王悦的辞职申请,辞职后,王悦将不再担任恺英网络的任何职务。

  据2019年一季报,一季度公司营业收入6.71亿元,微增6.73%;净利润8839万元,暴降64%。

  从市值来看,目前恺英网络的A股市值还有68亿多,但距离曾经的巅峰,股价已经跌去86%,市值也蒸发了400多亿。

  有消息人士称,此次王悦被捕,案由是2016年至2017年期间,恺英网络在对浙江盛和以及对浙江九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浙江九翎”)的收购期间,涉嫌内幕交易、操纵股价。

  在恺英网络收购浙江盛和20%股份之时,双方签订协议表示,如果浙江盛和在这一年净利润达到8000万,那么恺英网络将继续收购其剩余股份。年底,浙江盛和以近9000万元的净利润,飘过达标线。

  一笔看似正常的交易,却埋下伏笔。根据双方的收购协议,如果恺英网络完成收购,浙江盛和大股东金丹良需要用其中的7.5亿元,在2017年12月31日前购买恺英网络股票。

  尝到甜头的恺英网络在2018年5月故技重施,从小到大情感淡漠的人是种什么体验?,现金收购浙江九翎70%股权,作价10.2亿元,按此收购价,浙江九翎估值约15亿元。

  浙江九翎也是一家游戏公司,和收购浙江盛和类似,转让股份的股东也被要求在收购完成后的12个月里,拿出不少于5亿元,购买恺英网络的股票。

  关于恺英网络在收购过程中的这种操作,有证券从业者表示,这样操作有可能一方面是做高股价,另一方面可以套现。

  6月5日,恺英网络收到监事林彬递交的辞职函。而在此之前,今年公司高管离职的还有财务总监和董事盛李原,独立董事李立伟、叶建芳、任佳和田文凯,以及董事会秘书李硕等。

  从公司公告来看,公司目前运营的多款游戏牵涉重大争议,深陷多起国际、国内仲裁。除了涉嫌侵害腾讯公司游戏著作权,《阿拉德之怒》被禁外,恺英网络子公司浙江欢游与韩国娱美德协议履行争议,一旦败诉,将面临将近15亿元的索赔额。另外,恺英网络2018年收购浙江九翎,也与韩国传奇的IP存在争议。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外盘综述:就业数据不温不火“点题”降息?欧美股市集体收涨道指涨超370点

曾道人| 管家婆高手论坛| 4987铁算盘| 香港牛魔王| 百合心水| 管家婆玄机图| 港妹图库| 藏宝阁|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马| 一码中特| 六合开奖结果| 手机报码网| 香港好彩堂| 齐中网| kjcom开奖现场|